映山红

日志

杜鹃花,因杜宇啼血的典故而得名,以红色为多。每到仲春,红色漫山遍野,故又有了一个诨名,叫映山红。但没人规定映山红必须是红色的——实际上也有白色的,也有红白相间的颜色。懂一些生物学的人会将之归结为多组基因表达的作用,但不知道的人又会觉得稀奇,并觉得物以稀为贵了。 继续阅读

2018上海书展

日志

冒着大雨和大风,我来到了上海书展。

首先,大厅熙熙攘攘。主宾为贵州,而中版集团还是大厅最热闹的区域。

走到大厅侧面的连廊,来到了中图社。读者们面对着琳琅满目的地图,流连忘返。

最后,去世纪出版集团展柜转了一圈,买了几本书。感觉没什么发现,就打算走了。刚刚走到门厅,就看见一群SMG的记者在采访……

感谢上海书展,给了我们一个近观上海读书人的机会。

丧钟为他而鸣——致已经逝去的煤矿区

日志

把传送着的皮带都关上
铁道边尚残留铿锵的余响
浴室的蒸汽里弥漫着黄色的光亮
灰色的小山头边 民歌轻吟低唱

纵春风吹来 吹不绿黑褐遍地
踏着单车的男人 可能永不回来
烟囱里的白烟 多少悲欢离合
桑梓杂草之间 掩盖多少墓碑

她曾是我的故乡 我母亲的胸怀
她曾经是我生长的地方 生命的全部
她曾经年轻 或许貌美如花
——但是如今 丧钟为她而鸣

他曾是噬人的魔 他曾是邪恶的鬼
他曾经遭人痛恨和排斥 令人伤心和厌弃
他或是挑战者的乐园 也曾是淘金者的地狱
——如今 丧钟为他而鸣

一江白水 无语北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