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钟为他而鸣——致已经逝去的煤矿区

把传送着的皮带都关上 铁道边尚残留铿锵的余响 浴室的蒸汽里弥漫着黄色的光亮 灰色的小山头边 民歌轻吟低唱 纵春风吹来 吹不绿黑褐遍地 踏着单车的男人 可能永不回来 烟囱里的白烟 多少悲欢离合 桑梓杂草之间 掩盖多少墓碑 她曾是我的故乡 我母亲的胸怀 她曾经是我生长的地方 生命的全部 她曾经年轻 或许貌美如花 ——但是如今 丧钟为她而鸣 他曾是噬人的魔 他曾是邪恶的鬼 他曾经遭人痛恨和排斥 令人伤心和厌弃 他或是挑战者的乐园 »

一本预言书

昨天重温了《你的名字》,也重温了《图书馆战争》。忽然觉得《图书馆战争》更加对我胃口。它是科幻作品,但显然更加真实,也更加让人感到恐惧。 我们所身处而不能自拔的年代,是一个魔幻现实主义的时代。一句句的谶言,一个个的成真。我们只能拿着那本预言书,在被人追杀的路上不断走下去。 我所等待的,是可能永不会到来的,希望的晨曦。 »

关于上海公交不得不说的话——一年之后的回望

(一) 在我还在农南路一隅读初中的时候,我还喜欢满浦西到处乱跑——有人说,我这个人,就是坐不住。 每周末,总要花个三、四块钱的车票钱,坐车到市区的某处走走。能去的地方倒也不多,三块钱能从机场广场到芙蓉江路,三块钱可以从龙柏新村到人民广场,三块钱从航华新村乘到古美路街道也是没问题的——这毕竟是专线线路时代的遗存,费率相对现在来说显得如此多样。 但很多比我年纪小的同学,记事以来就满眼都是数字编号、单一票价,或者是“上海地铁,全心为您”一类,大概已对此完全没有印象了。眼前逝去的,不只是一辆辆黄色的、 »

论挫骨扬灰

天底下没有新鲜事。如果我对于一个人的立场不满乃至反对,我可以选择无视。 但问题是,我现在听说,有一个人为了彻底辩倒他的对方辩手,乘着对方一辩刚刚讲完立场陈述,便将对方一闷棍下去,拖到不知何处,死了还要挫骨扬灰洒向远方。 我想不出什么比这个更加残忍的了,心凉透了。 »

夜 黑到不见五指 黑得持续不断 当 黎明到来之时 黎明会将你吞没 夜 会过去 不击碎它 怎知有黎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