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钟为他而鸣——致已经逝去的煤矿区

把传送着的皮带都关上
铁道边尚残留铿锵的余响
浴室的蒸汽里弥漫着黄色的光亮
灰色的小山头边 民歌轻吟低唱

纵春风吹来 吹不绿黑褐遍地
踏着单车的男人 可能永不回来
烟囱里的白烟 多少悲欢离合
桑梓杂草之间 掩盖多少墓碑

她曾是我的故乡 我母亲的胸怀
她曾经是我生长的地方 生命的全部
她曾经年轻 或许貌美如花
——但是如今 丧钟为她而鸣

他曾是噬人的魔 他曾是邪恶的鬼
他曾经遭人痛恨和排斥 令人伤心和厌弃
他或是挑战者的乐园 也曾是淘金者的地狱
——如今 丧钟为他而鸣

一江白水 无语北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