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ATA[云间守望]]>https://www.qtxh.net/https://www.qtxh.net/favicon.png云间守望https://www.qtxh.net/Ghost 1.18Mon, 01 Jan 2018 04:27:47 GMT60<![CDATA[丧钟为他而鸣——致已经逝去的煤矿区]]>

把传送着的皮带都关上
铁道边尚残留铿锵的余响
浴室的蒸汽里弥漫着黄色的光亮
灰色的小山头边 民歌轻吟低唱

纵春风吹来 吹不绿黑褐遍地
踏着单车的男人 可能永不回来
烟囱里的白烟 多少悲欢离合
桑梓杂草之间 掩盖多少墓碑

她曾是我的故乡 我母亲的胸怀
她曾经是我生长的地方 生命的全部
她曾经年轻 或许貌美如花
——但是如今 丧钟为她而鸣

他曾是噬人的魔 他曾是邪恶的鬼
他曾经遭人痛恨和排斥 令人伤心和厌弃
他或是挑战者的乐园 也曾是淘金者的地狱
——如今 丧钟为他而鸣

一江白水 无语北去

]]>
https://www.qtxh.net/sang-zhong-wei-ta-er-ming-zhi-yi-jing-shi-qu-de-mei-kuang-qu/5a09b0c30373cf366e96c1deMon, 13 Nov 2017 14:56:35 GMT

把传送着的皮带都关上
铁道边尚残留铿锵的余响
浴室的蒸汽里弥漫着黄色的光亮
灰色的小山头边 民歌轻吟低唱

纵春风吹来 吹不绿黑褐遍地
踏着单车的男人 可能永不回来
烟囱里的白烟 多少悲欢离合
桑梓杂草之间 掩盖多少墓碑

她曾是我的故乡 我母亲的胸怀
她曾经是我生长的地方 生命的全部
她曾经年轻 或许貌美如花
——但是如今 丧钟为她而鸣

他曾是噬人的魔 他曾是邪恶的鬼
他曾经遭人痛恨和排斥 令人伤心和厌弃
他或是挑战者的乐园 也曾是淘金者的地狱
——如今 丧钟为他而鸣

一江白水 无语北去

]]>
<![CDATA[预言书]]>

你逃在路上 而手里握着的 是
一本预言书 用牛皮纸包着书皮
厚实陈旧 其貌不扬

他追着你 你却看不见他 像那
黑夜的幽灵 粉碎着梦境
噬吞了长久的沉默

我匍匐在树林里 混迹于草丛中
一息尚存 试图抱紧自己 想要
消除那令人发抖的东西

书本 倏地掉到了我的手边
一团雾 从我面前掠过
我伸出手去 挥了一挥
我忽然开始叫喊 不知所措

预言书页 摊在面前 被我挥开
微弱的月光 投射在书页上 字一个
一个地消逝 最后只留下一句话

无望的时代 请保重自己

]]>
https://www.qtxh.net/yu-yan-shu-2/59f34f6922f0de051b14db74Fri, 29 Sep 2017 16:06:00 GMT

你逃在路上 而手里握着的 是
一本预言书 用牛皮纸包着书皮
厚实陈旧 其貌不扬

他追着你 你却看不见他 像那
黑夜的幽灵 粉碎着梦境
噬吞了长久的沉默

我匍匐在树林里 混迹于草丛中
一息尚存 试图抱紧自己 想要
消除那令人发抖的东西

书本 倏地掉到了我的手边
一团雾 从我面前掠过
我伸出手去 挥了一挥
我忽然开始叫喊 不知所措

预言书页 摊在面前 被我挥开
微弱的月光 投射在书页上 字一个
一个地消逝 最后只留下一句话

无望的时代 请保重自己

]]>
<![CDATA[暂别]]>

这次是暂时的道别,更像永别。
我这次下线,下次上线,可能就要等到明年七月了。
但是,谁知道那时候中国会如何,世界会如何,我又会如何?
我会不会困在孤岛当中?中国会不会成为一块世外之地?
我不知道,但也得走下去。
再会。

]]>
https://www.qtxh.net/zan-bie/59f34f6922f0de051b14db73Sun, 03 Sep 2017 16:43:00 GMT

这次是暂时的道别,更像永别。
我这次下线,下次上线,可能就要等到明年七月了。
但是,谁知道那时候中国会如何,世界会如何,我又会如何?
我会不会困在孤岛当中?中国会不会成为一块世外之地?
我不知道,但也得走下去。
再会。

]]>
<![CDATA[一本预言书]]>

昨天重温了《你的名字》,也重温了《图书馆战争》。忽然觉得《图书馆战争》更加对我胃口。它是科幻作品,但显然更加真实,也更加让人感到恐惧。

我们所身处而不能自拔的年代,是一个魔幻现实主义的时代。一句句的谶言,一个个的成真。我们只能拿着那本预言书,在被人追杀的路上不断走下去。

我所等待的,是可能永不会到来的,希望的晨曦。

]]>
https://www.qtxh.net/yu-yan-shu/59f34f6922f0de051b14db72Sat, 26 Aug 2017 05:33:01 GMT

昨天重温了《你的名字》,也重温了《图书馆战争》。忽然觉得《图书馆战争》更加对我胃口。它是科幻作品,但显然更加真实,也更加让人感到恐惧。

我们所身处而不能自拔的年代,是一个魔幻现实主义的时代。一句句的谶言,一个个的成真。我们只能拿着那本预言书,在被人追杀的路上不断走下去。

我所等待的,是可能永不会到来的,希望的晨曦。

]]>
<![CDATA[关于上海公交不得不说的话——一年之后的回望]]>

(一)

在我还在农南路一隅读初中的时候,我还喜欢满浦西到处乱跑——有人说,我这个人,就是坐不住。

每周末,总要花个三、四块钱的车票钱,坐车到市区的某处走走。能去的地方倒也不多,三块钱能从机场广场到芙蓉江路,三块钱可以从龙柏新村到人民广场,三块钱从航华新村乘到古美路街道也是没问题的——这毕竟是专线线路时代的遗存,费率相对现在来说显得如此多样。

但很多比我年纪小的同学,记事以来就满眼都是数字编号、单一票价,或者是“上海地铁,全心为您”一类,大概已对此完全没有印象了。眼前逝去的,不只是一辆辆黄色的、橙色的公交、蓝赤相间的、浅蓝色的、粉红色的公交车,而是童年的尾声;多出了一辆辆千篇一律的上海绿、上海蓝,这大概算是自己青年时代的开端。

(二)

每次,我从家里跑出去,口袋里揣上个四五十块钱,加个交通卡和书城会员卡,就出发了。每次在站台上,等个几分钟就有车来。登上车看到的,就是那个售票员。往往是满脸都像你逃了几亿回全程票一样的表情看着你,让你不敢直视她的眼睛。

然后你走到台子前,要买票:要么报站名,要么报票钱。

]]>
https://www.qtxh.net/yi-nian-zhi-hou-de-hui-wang/59f34f6922f0de051b14db6eWed, 16 Aug 2017 13:37:06 GMT

(一)

在我还在农南路一隅读初中的时候,我还喜欢满浦西到处乱跑——有人说,我这个人,就是坐不住。

每周末,总要花个三、四块钱的车票钱,坐车到市区的某处走走。能去的地方倒也不多,三块钱能从机场广场到芙蓉江路,三块钱可以从龙柏新村到人民广场,三块钱从航华新村乘到古美路街道也是没问题的——这毕竟是专线线路时代的遗存,费率相对现在来说显得如此多样。

但很多比我年纪小的同学,记事以来就满眼都是数字编号、单一票价,或者是“上海地铁,全心为您”一类,大概已对此完全没有印象了。眼前逝去的,不只是一辆辆黄色的、橙色的公交、蓝赤相间的、浅蓝色的、粉红色的公交车,而是童年的尾声;多出了一辆辆千篇一律的上海绿、上海蓝,这大概算是自己青年时代的开端。

(二)

每次,我从家里跑出去,口袋里揣上个四五十块钱,加个交通卡和书城会员卡,就出发了。每次在站台上,等个几分钟就有车来。登上车看到的,就是那个售票员。往往是满脸都像你逃了几亿回全程票一样的表情看着你,让你不敢直视她的眼睛。

然后你走到台子前,要买票:要么报站名,要么报票钱。要是能说出什么吴家巷、田图、叶家宅之类的,人家也许还会另眼相看;如果上来就是一个路口,乘务员大概是不耐烦和你说话的。乘务员总归希望赶快买好票坐回去的,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卖票数钱总归让人心生厌烦的。

(三)

如果公交车遇上路口或者进站的话,售票员还要把旗子伸出去晃一晃——这印证了上海这个“自行车王国”,当年也算名不虚传。司乘在车辆转弯或者进站时,必须要拿出慢字旗,在窗外晃来晃去;在某些路口,甚至需要在客车的金属车身上重重敲击、发出响声,以引起骑行者的注意,免得有自行车跑进公交车的视野盲区,被卷进车底,造成悲剧。

现在呢?番禺路口窜出来的非机动车,可以让司机躲闪不及,在延安西路高架立柱上给撞得见了马克思。这大概也是一种轮回了:当年是自行车在车流中穿行,他们是弱势的;现在,就算公交开在专用道上——某些线路甚至可以是是专用信号灯了,但是我们依然感到一点恍惚,总以为公交车现在才是弱势的。自行车越来越少,私家车越来越多,似乎也在印证着什么。

(四)

终于有一天,当我发现门口的线路一条条减少,站牌原本一块块的,现在却大多变成了黄条块儿:

“因道路线路优化,某线即日起暂停营运。”
“因客流减少,某线即日起缩线到某地铁站,与某线合并。”

时间分秒流逝,人们不再能坐上四十分钟就到人民广场的公交车,取而代之的是更贵而偶尔还更绕路的地铁,每日在地下地上的换乘通道月台展厅间行走,往往让人感到窒息,让人越来越感到厌倦。

随即,人们也发现,自己渐渐开始习惯了走路——这是从一部头到多次换乘,往往要付出的代价;交通卡上的数字,消失的越来越快;道路上难觅公交车的踪迹,而空间又被潮水般的小汽车淹没了……

这是生活的必须,然后这不是想要的生活。是时候做出一些改变了。

我说。

]]>
<![CDATA[论挫骨扬灰]]>

天底下没有新鲜事。如果我对于一个人的立场不满乃至反对,我可以选择无视。

但问题是,我现在听说,有一个人为了彻底辩倒他的对方辩手,乘着对方一辩刚刚讲完立场陈述,便将对方一闷棍下去,拖到不知何处,死了还要挫骨扬灰洒向远方。

我想不出什么比这个更加残忍的了,心凉透了。

]]>
https://www.qtxh.net/lun-cuo-gu-yang-hui/59f34f6922f0de051b14db71Sat, 15 Jul 2017 11:49:54 GMT

天底下没有新鲜事。如果我对于一个人的立场不满乃至反对,我可以选择无视。

但问题是,我现在听说,有一个人为了彻底辩倒他的对方辩手,乘着对方一辩刚刚讲完立场陈述,便将对方一闷棍下去,拖到不知何处,死了还要挫骨扬灰洒向远方。

我想不出什么比这个更加残忍的了,心凉透了。

]]>
<![CDATA[[晨曦东方] #01 雨后的紫色余晖]]>

三四点钟的时候,倾盆的大雨停了。五点半的光景,东方吹来一阵风,散开了乌云。这是黄昏之时,也是高中放学的时间。天光罕见地变出了浅紫色,在橘黄的余晖中渐渐扩散开去。我瞥了一眼教室里沉迷于化学的同学,他们正面对着高锰酸钾,估计会把天空当成是巨大的甲基橙试剂瓶。

坐在教室里,面对成摞的练习试卷、成山的书本簿册,人的格局或许也会变得有些局促,让人喘不过气来。平日的我们,大概只有这放学后短暂的一个小时可以得闲了——此刻,我们目之所及,从未如此开阔过。

虽然这座城市没有山峰,只有密密麻麻的水泥森林。但是教室在四楼,俯瞰远处的时候景致自是不同的。校门外,许多人怀揣着教辅书和课本返回了校园,许多人怀揣着一桶桶方便面回到了校园;他们或步履轻盈地走进了教室,或步履沉重地走进了教室。当紫色的余晖照在大地、投入窗户、射在书山上,阴影却显得更加深沉了。他们终于抬起头来看了——他们终于会明白,这个世界上,并不止有知识;书本之外,有着更加重要的东西。

不久,铃声就将响起,晚自习就要开始了。未完全暗尽的天空中,蓝黑墨水的香气回荡着。远处的天际,银色的排浪似乎正在滚滚而来,这种场面一度让人窒息。但是浪头上残留的紫红色和橙红色正在渐渐离我们远去—

]]>
https://www.qtxh.net/chen-xi-dong-fang-01-yu-hou-de-zi-se-yu-hui/59f34f6922f0de051b14db70Fri, 14 Jul 2017 14:08:47 GMT

三四点钟的时候,倾盆的大雨停了。五点半的光景,东方吹来一阵风,散开了乌云。这是黄昏之时,也是高中放学的时间。天光罕见地变出了浅紫色,在橘黄的余晖中渐渐扩散开去。我瞥了一眼教室里沉迷于化学的同学,他们正面对着高锰酸钾,估计会把天空当成是巨大的甲基橙试剂瓶。

坐在教室里,面对成摞的练习试卷、成山的书本簿册,人的格局或许也会变得有些局促,让人喘不过气来。平日的我们,大概只有这放学后短暂的一个小时可以得闲了——此刻,我们目之所及,从未如此开阔过。

虽然这座城市没有山峰,只有密密麻麻的水泥森林。但是教室在四楼,俯瞰远处的时候景致自是不同的。校门外,许多人怀揣着教辅书和课本返回了校园,许多人怀揣着一桶桶方便面回到了校园;他们或步履轻盈地走进了教室,或步履沉重地走进了教室。当紫色的余晖照在大地、投入窗户、射在书山上,阴影却显得更加深沉了。他们终于抬起头来看了——他们终于会明白,这个世界上,并不止有知识;书本之外,有着更加重要的东西。

不久,铃声就将响起,晚自习就要开始了。未完全暗尽的天空中,蓝黑墨水的香气回荡着。远处的天际,银色的排浪似乎正在滚滚而来,这种场面一度让人窒息。但是浪头上残留的紫红色和橙红色正在渐渐离我们远去——这就是晨昏线,黑暗很快就要来临了。

夜深了,夜深了。

“每一朵乌云背后,总藏着一线希望1”。在墨蓝的天空,只有边缘带着一点橙色——这是大马路上低压钠灯的颜色,也是这座城市繁荣的标志。风,吹着原来或洁白、或灰蒙的云,不断变幻着形状。这让我不禁疑心:这群云朵是不是每到黎明便开始吞噬光明,到第二日黎明才吐出来,洒向大地?如果是这样的话,大概每天晨曦是必然会到来的。

我如此深信着,并动身去追寻自己的一片天空。

]]>
<![CDATA[夜]]>


黑到不见五指
黑得持续不断


黎明到来之时
黎明会将你吞没


会过去 不击碎它
怎知有黎明

]]>
https://www.qtxh.net/untitled-poem-for-the-endless-night/59f34f6922f0de051b14db6fWed, 12 Jul 2017 18:23:06 GMT


黑到不见五指
黑得持续不断


黎明到来之时
黎明会将你吞没


会过去 不击碎它
怎知有黎明

]]>
<![CDATA[用来替代官方统计脚本的 GA.js]]>

简介

本人初次尝试写的简单 JavaScript 文件。
利用 Google 的 Measurement API,用于替代官方跟踪代码的简化版脚本。

使用

  1. 将脚本加入页面
  2. </body>标签前加入如下代码:<script>ga('UA-XXXXXXXX-X', 'DOMAIN_NAME');</script>

注意事项

  1. 如果按本文方法插入脚本,请注意 CSP 问题。
  2. 谷歌服务在境内不太稳定,所以请有所了解。

下载

版本 1.0.2.1, 以 MIT License 方式授权。
【点击这里,访问 Github 页面】

]]>
https://www.qtxh.net/yong-lai-ti-dai-guan-fang-tong-ji-jiao-ben-de-ga-js/59f34f6922f0de051b14db6cSat, 24 Jun 2017 06:03:26 GMT

简介

本人初次尝试写的简单 JavaScript 文件。
利用 Google 的 Measurement API,用于替代官方跟踪代码的简化版脚本。

使用

  1. 将脚本加入页面
  2. </body>标签前加入如下代码:<script>ga('UA-XXXXXXXX-X', 'DOMAIN_NAME');</script>

注意事项

  1. 如果按本文方法插入脚本,请注意 CSP 问题。
  2. 谷歌服务在境内不太稳定,所以请有所了解。

下载

版本 1.0.2.1, 以 MIT License 方式授权。
【点击这里,访问 Github 页面】

]]>
<![CDATA[孰吉孰凶;何去何从]]>

孰吉孰凶

这个站点到今年就满6年了。  
但是自等级考以来,心态膨胀了很多。英语狠狠来了会心一击。
又要到高三了,惯例是消息自此延迟回覆,就是所谓“反射弧变长”。  
还是很想去杨浦某校的。

何去何从

说到六年以来的感受,就是发现自己能说的越来越少,亦或者说,敢说的越来越少。  
这个社会,常常不会解决问题,而是解决提问的人,往往需要自上而下的推动,才能促进解决一件事情。
所谓新常态,是耶?

]]>
https://www.qtxh.net/shu-ji-shu-xiong-he-qu-he-cong/59f34f6922f0de051b14db6bWed, 21 Jun 2017 14:58:39 GMT

孰吉孰凶

这个站点到今年就满6年了。  
但是自等级考以来,心态膨胀了很多。英语狠狠来了会心一击。
又要到高三了,惯例是消息自此延迟回覆,就是所谓“反射弧变长”。  
还是很想去杨浦某校的。

何去何从

说到六年以来的感受,就是发现自己能说的越来越少,亦或者说,敢说的越来越少。  
这个社会,常常不会解决问题,而是解决提问的人,往往需要自上而下的推动,才能促进解决一件事情。
所谓新常态,是耶?

]]>
<![CDATA[【后知后觉】Cloudflare漏洞,波及个人部分网站,信息泄露严重]]>

2017年2月,Cloudflare爆出了Cloud bleed漏洞,可能涉及大量的信息泄露(技术细节看这里)。
起初我并未在意这个问题。直到后来,坛子叔在这里提到,自己的所有域名在列,我才去查那个受影响域名列表
(友情提示:文件极大,我当时没耐心看,才导致了后知后觉)

这才发现,自己的某个域名在列。
受影响域名

考虑到该漏洞未影响本人其他域名,本站暂时是安全的,但是本人已经开始了一轮改密码行动,以对此做出后知后觉的应对,减少损失。

]]>
https://www.qtxh.net/hou-zhi-hou-jue-cloudflarelou-dong-bo-ji-ge-ren-suo-you-wang-zhan-xin-xi-xie-lu-yan-zhong-2/59f34f6922f0de051b14db6aSun, 28 May 2017 12:49:14 GMT

2017年2月,Cloudflare爆出了Cloud bleed漏洞,可能涉及大量的信息泄露(技术细节看这里)。
起初我并未在意这个问题。直到后来,坛子叔在这里提到,自己的所有域名在列,我才去查那个受影响域名列表
(友情提示:文件极大,我当时没耐心看,才导致了后知后觉)

这才发现,自己的某个域名在列。
受影响域名

考虑到该漏洞未影响本人其他域名,本站暂时是安全的,但是本人已经开始了一轮改密码行动,以对此做出后知后觉的应对,减少损失。

]]>
<![CDATA[[Updated] 本站停止更新]]>

更新
考试已经于5月中旬结束。
个人学业水平考试的等级为:

  • 地理A(对应高考分 67/70)
  • 生物A+(对应高考分 70/70)
本轮高考改革,上海取消文理分科,采用“3+3”选科形式:  
上海卷语文、上海卷数学为自主命题,满分150分。  
外语中,上海卷英语笔试满分140分且一年两考(春季高考,秋季高考)、择高计分;听说测试一年一次,卷面满分20分,折合为10分,小数部分四舍五留六入;其他外语科目使用全国试题。  
报考本科院校的学生,需要在物化生史地政中六选三,参加等级性考试。等级性考试一年一次,其中生物地理可以在高二选考。每门科目满分70分;等级由40分起算,按比例划定,共11档,每档级差3分。

因为距离小高考(高考改革地区的学业考等级性考试)不到四十天,距离合格性会考不到六十天,因此文章停更到六月底,网站停止一切更新操作。

]]>
https://www.qtxh.net/ben-zhan-ting-geng/59f34f6922f0de051b14db68Tue, 21 Feb 2017 15:30:06 GMT

更新
考试已经于5月中旬结束。
个人学业水平考试的等级为:

  • 地理A(对应高考分 67/70)
  • 生物A+(对应高考分 70/70)
本轮高考改革,上海取消文理分科,采用“3+3”选科形式:  
上海卷语文、上海卷数学为自主命题,满分150分。  
外语中,上海卷英语笔试满分140分且一年两考(春季高考,秋季高考)、择高计分;听说测试一年一次,卷面满分20分,折合为10分,小数部分四舍五留六入;其他外语科目使用全国试题。  
报考本科院校的学生,需要在物化生史地政中六选三,参加等级性考试。等级性考试一年一次,其中生物地理可以在高二选考。每门科目满分70分;等级由40分起算,按比例划定,共11档,每档级差3分。

因为距离小高考(高考改革地区的学业考等级性考试)不到四十天,距离合格性会考不到六十天,因此文章停更到六月底,网站停止一切更新操作。

]]>
<![CDATA[延安路中运量交通系统工程(71路)开通第一天试乘体验]]>
友情提示:
看不懂本文的,可以打开百度地图看看上海的延安东路—延安中路—延安西路—沪青平公路;
必要时,看看哪里是高虹路申昆路,哪里是延安东路外滩。
你们心里会有数的。

又拥挤又慢!

还让人怎么愉快坐车啊!

早上八点半从位于外环线附近的家里出来,赶往申昆路临时停车场,去看剪彩。

剪彩仪式

空载彩车离场

乘坐的是剪彩仪式之后,第一班次的载客全程车。
结果开了半个多小时,刚刚开到水城南路。
以为这就是结束,没想到风波接踵而来。
到定西路时,车上人已经装不下了。

离开定西路后,进入番禺路前

开到成都北路,已经花了一个小时了!
成都北路

以为这就是结束的我,实在是Too young too simple了。
到了成都北路的时候,司机干脆忘记收掉辫子了,直接翘了辫子,死在了路上……

全程用时
17.5公里,全程耗时一小时二十八分钟,慢到不能再慢。

最让我震惊的是上海老人凑热闹的精神,上海话称“闹挤忙”。
闹挤忙—71延安东路外滩

回去是往北走的,坐了20路转57路。
20路九江路外滩

听57路司机扯淡的时候说,“让我开这段路三刻钟开完”,心里不是滋味。

]]>
https://www.qtxh.net/yan-an-lu-zhong-yun-liang-jiao-tong-xi-tong-gong-cheng-71lu-kai-tong-di-yi-tian/59f34f6922f0de051b14db67Fri, 03 Feb 2017 19:25:44 GMT
友情提示:
看不懂本文的,可以打开百度地图看看上海的延安东路—延安中路—延安西路—沪青平公路;
必要时,看看哪里是高虹路申昆路,哪里是延安东路外滩。
你们心里会有数的。

又拥挤又慢!

还让人怎么愉快坐车啊!

延安路中运量交通系统工程(71路)开通第一天试乘体验

早上八点半从位于外环线附近的家里出来,赶往申昆路临时停车场,去看剪彩。

延安路中运量交通系统工程(71路)开通第一天试乘体验

延安路中运量交通系统工程(71路)开通第一天试乘体验

乘坐的是剪彩仪式之后,第一班次的载客全程车。
结果开了半个多小时,刚刚开到水城南路。
以为这就是结束,没想到风波接踵而来。
到定西路时,车上人已经装不下了。

延安路中运量交通系统工程(71路)开通第一天试乘体验

开到成都北路,已经花了一个小时了!
延安路中运量交通系统工程(71路)开通第一天试乘体验

以为这就是结束的我,实在是Too young too simple了。
到了成都北路的时候,司机干脆忘记收掉辫子了,直接翘了辫子,死在了路上……

延安路中运量交通系统工程(71路)开通第一天试乘体验
17.5公里,全程耗时一小时二十八分钟,慢到不能再慢。

最让我震惊的是上海老人凑热闹的精神,上海话称“闹挤忙”。
延安路中运量交通系统工程(71路)开通第一天试乘体验

回去是往北走的,坐了20路转57路。
延安路中运量交通系统工程(71路)开通第一天试乘体验

听57路司机扯淡的时候说,“让我开这段路三刻钟开完”,心里不是滋味。

]]>
<![CDATA[七成之余,利弊参半]]>

有人说过,许多生活中的东西,其七成是多余的。我们在追求更好的生活的时候,会有许多多余的东西产生。在我看来,这是一把双刃剑:可以贻害自己,可能也会帮助自己。
人们更多看见的是这七成的多余给自己带来的弊端:浪费而无用,奢侈而浮夸。一辆辆高档汽车,一幢幢华丽辉煌的别墅,一部部奢华的手机——都是可以被称为“奢侈品”的东西。人大多注重他的外在,这能带来并彰显他的身份,而并不注重其实际的功能。就算是屋子里的衣物,也有七成不穿,大概也是为了追赶所谓潮流而盲目购买的。当潮流褪去,我们将看见徒留下的一柜子鸡肋。可见,七成的多余,在许多情况下明显成为了一种浪费、累赘和负担,带给人诸多的负面效应。

]]>
https://www.qtxh.net/qi-cheng-zhi-yu-li-bi-can-ban/59f34f6922f0de051b14db63Tue, 31 Jan 2017 02:48:40 GMT

有人说过,许多生活中的东西,其七成是多余的。我们在追求更好的生活的时候,会有许多多余的东西产生。在我看来,这是一把双刃剑:可以贻害自己,可能也会帮助自己。
人们更多看见的是这七成的多余给自己带来的弊端:浪费而无用,奢侈而浮夸。一辆辆高档汽车,一幢幢华丽辉煌的别墅,一部部奢华的手机——都是可以被称为“奢侈品”的东西。人大多注重他的外在,这能带来并彰显他的身份,而并不注重其实际的功能。就算是屋子里的衣物,也有七成不穿,大概也是为了追赶所谓潮流而盲目购买的。当潮流褪去,我们将看见徒留下的一柜子鸡肋。可见,七成的多余,在许多情况下明显成为了一种浪费、累赘和负担,带给人诸多的负面效应。

]]>
<![CDATA[真正的校歌,终于来了。]]>

《文来森林》,我等了一年。
还记得这篇文章吗?

美丽文中

这篇博文里,我自己无聊写了一首校歌的歌词。
不过,后来学校官方藉校友会渠道发表声明,官方已经写了歌词,但是正在征求意见。
不过……这个歌词,讲真,自己觉得没我写的好。

]]>
https://www.qtxh.net/zhen-zheng-de-xiao-ge-zhong-yu-lai-liao/59f34f6922f0de051b14db65Sat, 07 Jan 2017 14:59:30 GMT

《文来森林》,我等了一年。
还记得这篇文章吗?

美丽文中

这篇博文里,我自己无聊写了一首校歌的歌词。
不过,后来学校官方藉校友会渠道发表声明,官方已经写了歌词,但是正在征求意见。
不过……这个歌词,讲真,自己觉得没我写的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