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挫骨扬灰

天底下没有新鲜事。如果我对于一个人的立场不满乃至反对,我可以选择无视。 但问题是,我现在听说,有一个人为了彻底辩倒他的对方辩手,乘着对方一辩刚刚讲完立场陈述,便将对方一闷棍下去,拖到不知何处,死了还要挫骨扬灰洒向远方。 我想不出什么比这个更加残忍的了,心凉透了。 »

[晨曦东方] #01 雨后的紫色余晖

三四点钟的时候,倾盆的大雨停了。五点半的光景,东方吹来一阵风,散开了乌云。这是黄昏之时,也是高中放学的时间。天光罕见地变出了浅紫色,在橘黄的余晖中渐渐扩散开去。我瞥了一眼教室里沉迷于化学的同学,他们正面对着高锰酸钾,估计会把天空当成是巨大的甲基橙试剂瓶。 坐在教室里,面对成摞的练习试卷、成山的书本簿册,人的格局或许也会变得有些局促,让人喘不过气来。平日的我们,大概只有这放学后短暂的一个小时可以得闲了——此刻,我们目之所及,从未如此开阔过。 虽然这座城市没有山峰,只有密密麻麻的水泥森林。但是教室在四楼,俯瞰远处的时候景致自是不同的。 »

夜 黑到不见五指 黑得持续不断 当 黎明到来之时 黎明会将你吞没 夜 会过去 不击碎它 怎知有黎明 »

孰吉孰凶;何去何从

孰吉孰凶 这个站点到今年就满6年了。   但是自等级考以来,心态膨胀了很多。英语狠狠来了会心一击。 又要到高三了,惯例是消息自此延迟回覆,就是所谓“反射弧变长”。   还是很想去杨浦某校的。 何去何从 说到六年以来的感受,就是发现自己能说的越来越少,亦或者说,敢说的越来越少。   这个社会,常常不会解决问题,而是解决提问的人,往往需要自上而下的推动,才能促进解决一件事情。 所谓新常态,是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