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 针对最近几张反对票——论脱裤子放屁在中文维基被升华的全新高度;以及再看Manchiu行政员投票时的一些杂感

本文纯属转发。原文链接在:https://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Wikipedia:%E7%94%B3%E8%AF%B7%E6%88%90%E4%B8%BA%E7%94%A8%E6%88%B7%E6%9F%A5%E6%A0%B8%E5%91%98/Techyan&diff=next&oldid=48782472,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发表,作者为Techyan。本文内容使用的许可证与本站许可证双向兼容。

这次准备发在这里的这么一堆东西不是为了改票,甚至也不完全是针对那几张反对票,而是写给在社群漩涡之外的吃瓜群众们以及初入社群漩涡的同志们(无论性取向)看的。有的地方可能从写完到现在已经出现了一些变化,不过想要表达的总体思路仍然一致。

不过还是先从反对票说起。前四个反对票一点也不出乎我的意外。或者说,这四位不来投反对我才感到意外。逻辑、以及语文水平可笑到我(以及其他支持我的朋友)懒得上去反驳。至于剩下的反对票,除了NHC之外,也全部都在意料之内。——其实倒不如把话说回来,如果没有NHC不投反对票的话,我连这点东西都懒得写。我相信,到目前我写到这里为止,只有NHC和Sanmosa的反对票是善意的。至于中立区里的四位,只有两位是真心想要中立的。在此我发出呼吁:RFA RFB RFC这全都是投票。是投票不是讨论。不用{{支持}}模板都可以。所以正如我之前写的论述(憋不出来问题就别问)一样,理由憋不出来没关系,可以直接摆个井号再摆个签名上去——完全可以不用憋。否则的话,为了反对而反对那昭然若揭的样子看起来实在太滑稽。

在正式开始前,先来解释一下什么叫脱裤子放屁:任何人放屁是不需要脱裤子的。屁是气体,可以穿过裤子。所以把“脱裤子放屁”组个歇后语就是——费二遍事。这词有贬义,但不是骂人话。说出来反倒是逆耳的忠言。

我们来看看这到底哪里“脱裤子放屁”了。首先声明:这些内容不是我对反对票的回应。我也不会在下面回应接下来提及到的人。Antigng的反对票如下:

用户于此页声称“以至我拉票拉得丢人现眼洋相百出。”依共识方针,“你完全可以邀请他人来提出新的看法和观点,但试图借着呼朋引伴参与讨论来扰乱讨论的进行,或用自己的其他帐号假装别人发言,都是不容接受的。”

如果Antigng认为本次投票结果因为我“拉票”而不能达成共识的话,那么请找行政员出来宣布此次投票无效。我相信,大多数对现代标准汉语具备基本理解的人都能看出我是在开玩笑。

至于拉票,在其他几张反对票中也有提及。现在我们假定一下,我Techyan真的拉票了。——但是这违反了什么方针?Antigng摘录出来的那一段,有提及不能拉票了么?我“拉”来的人扰乱了讨论的进行?我假装别人发言?——纵观中文维基百科历史,哪次投票没有人拉票?Antigng同志是不是当管理员时间长了,都忘了自己当年是怎么混上来的了?

给各位不了解历史的朋友们解释一下:Antigng在他进行管理员投票的时候,来QQ群(对,就是爱孟那个)天天过来拉人投票。当时QQ群里的人全都记得这事。当时大家都没感觉Antigng这人怎么样——结果前脚投票结束自己当选,后脚就退群了。现在不知出于什么原因,连telegram都不加(PS:他拉票的时候还没有那telegram群)。果真IRC的逼格就是高啊。这事没违反方针指引,对吧。

在维基百科,拉票不应该是贬义词,也不应该是不能提及的敏感词。我很佩服Mewaqua的一点是,他第一个把社群纷争的窗户纸捅破。原先这事在维基上挑明了讲都不太好,但Mewaqua开了个头。现在看来,这是个好头。我的QQ群没有因为某位编者来自港澳台就撵人。所有所谓拉票行为,外人全部可见。Billytanghh春卷柯南都在那群里。

这论述不是讲怎么才算拉票的。到这有点跑题了。

另一件事,就是糊里糊涂被扣上了顶不善意推定的帽子。这事最开始是对Jasonnn~zhwiki这个用户的处理问题。出了事之后,我反倒很高兴,因为正如我在telegram里所述,我很乐见像这样的用户打脸。打的是那些——按照Outlookxp的说法——所谓“圣母”维基人的脸。而事实上,Jasonnn这位用户没有辜负我的期望,在上面这几位刚投完反对票后,在英文维基继续通过ping的方式骚扰其他用户——跟中文维基上的行径完全一致,这位仁兄真是靠谱。所以我没善意推定?不我已经很善意了。所以我的封禁存在问题?当然没有问题了——那些质疑我封禁决定的人里,有好几个管理员甚至还有一个行政员,至今没有处理Jasonnn的封禁申诉。我个人不承认封禁方针里面有关解封需要实现知会实施封禁的管理员的条款,但那些喊着说这条款现在已经实施生效了的还真就没就解不解封的问题知会我。我没有做出预防性封禁:我之前封他是扰乱,现在他胡乱发起解任讨论还是扰乱;我没有违反善意推定的要求:我没有对他的行为做出过分的、恶意的解读;我封他也是正确的:至今没人给他解封,甚至行政员也是如此。为什么没人去解?因为谁都知道如果解了他的封禁,他立马会在中文维基继续ping人或者去所有人的用户讨论页留言,不长记性。(别忘了我封他可不是因为到处留言封的,是扰乱封的。谁都知道不能做出预防性封禁。)在他做出道歉并承诺不会再犯之前,不应该解禁;而在用户讨论页里做出承诺之前,谁解封他谁就是在打自己脸。我在这不把事情挑明了讲,有几位上去在反对票里含混地提及几句,好像真的是我犯了什么错一样——反正外人看不懂。在那投票里扔反对的几个人一下子就带着一群不明真相的上去投反对了。估计不少人自己都不知道到我哪里没善意推定了。为了防止更多吃瓜群众误入歧途,在这里先说明白,以正视听。

我在这里面没少提及行政员。我想针对的不仅包括上面提到的某(几)位行政员,更包括整体的行政员队伍。无论是在Manchiu行政员提名[sic]下面我纯粹为了怼菲菇而提的问题也好,还是更早之前的投票讨论乃至线上小聚、线下聚会时跟其他维基人(包括新手)的讨论交流也好,我都没少提及行政员队伍的问题。出来解释个共识,我是从来都不信这帮人能把共识给解释明白的。为了不让讨论再长,我在本段论述最后尾把当时的问题给贴过来,欢迎各位尤其是不了解社群黑历史的参考参考。就像拉票一样,假如我在站外指着鼻子告诉:你他妈的如果不投票的话我就在站内把你搞到死——这是百分之百违反方针的拉票;现在把东西贴出来,相信写维基的各位都长脑子了,长脑子了就自己看,看完自己想,想完就把自己的想法付诸行动。直接告诉别人Shizhao滥权、用户查核是黑箱、行政员沆瀣一气是没用的。维基多公正啊,你看大家都还投票呢,就我一个中国人这辈子都没见过投给的人大代表长啥样,你说维基这么民主怎么可能会暗箱操作呢?这就是爱孟最傻的一点,不要脸地说一句,也是我比较精明的一点。可能有人已经看过了我给Cwek(路过围观的Sakamotosan)的答案。在里面,我说中文维基里,只有两个用户查核员是不够的。这段话给中文维基的一些老编者看,他们知道我在说什么。但新人看不太懂。最开始写得这么模糊,其实就是让新人故意看不懂的。不过在上面,我已经解释了一部分原因,看过之后希望诸位吃瓜群众们多少能明白点。

而另一方面,在Jasonnn这一案中,最后结掉他乱提的两个弹劾案(一个是针对我,还有一个是针对AT)的,是Outlookxp。准确地说,不是“结”掉,而是删掉。把页面删掉。在理想状态下,这时候应该迅速出来个行政员关掉弹劾案,这活是行政员干的——管理员当选的时候,行政员赋权;管理员弹劾案通过的时候,行政员代表社群去元维基上申请除权;那这明显通不过的,也应该行政员出来结掉。而不是删掉。

说回Jasonnn的封禁案,以及最开始的脱裤子放屁。Antigng在处理一些涉及到管理员的页面时,经常全保护条目,全保护完了还去过滤器那填一笔。这就是典型的脱裤子放屁的举动。管理员可以编辑全保护的条目,也可以去过滤器那把禁止编辑某页面的一条删掉。两者管理员都能做,所以没什么意义。事实上,管理员在页面被全保护后再插一脚上去的行为的确屡见不鲜。Bluedeck提到过,对管理员涉事的条目进行全保护是有意义的:因为在全保护后,管理员的所作所为必须与站务直接相关,而不能进行任何有关正文内容的编辑。我认为他说的很对。但扔到实际操作上,总是不跟别人预期的一样——管理员(我就不点名了)在页面被全保护后还大摇大摆地上去编辑,把页面修订成自己偏好的版本。第一个这么干并且引发社群强烈反弹的管理员在这么干之后被弹劾了,不过之后这么干的勇士们料定了社群肯定不能鸟这事,就算鸟也不至于弹劾,所以还是前赴后继地这么干。这就是我所谓脱裤子放屁的典型代表。Antigng这种还在过滤器里加一笔的行为,将脱裤子放屁的行为进一步升华,但还没到今天的巅峰。(PS:就像自动确认用户编辑被半保护的条目时,可以直接看到发布更改的按钮一样;管理员打开全保护的页面时,也能直接看到发布更改的按钮。在过滤器里加上一笔后,可以阻拦管理员在点击“发布更改”这四个字的按钮后,将更改实际应用于页面。——但是别忘了,管理员可以改过滤器。)

Antigng最爱干全保护页面再加个过滤器的事。今天,他发现我在站外言论不对(我好像听到爱孟打了个大喷嚏),告我游戏维基规则。

讲真,我都告诉别的管理员封人千万不能按照站外言行封,要不然前几天那个叫冏的人在百度贴吧上白话了那么多,早就该封到死了,Nbfreeh想要上去按这个理由修改封禁,被我给拦下来了。这是爱孟同志的遗愿啊。

既然提到游戏维基规则了,那就额外再跑个题:中国司法体系中,有那么几个所谓的口袋罪。上街闹事的,叫寻衅滋事罪;公职人员的,叫滥用职权罪;经商的,叫非法经营罪;我等非法翻墙编纂境外百科的,叫颠覆国家政权罪。这几个口袋罪存在的意义,就是当司法机关找不到一个百分之百符合纸面罪名的罪时,直接从这里面挑一个给你扣上去。维基也有两个口袋罪:扰乱和游戏维基规则。扰乱的全称叫不要为了阐释观点而扰乱维基百科,不过我们都爱用简称:全称并没有很好地对其核心要义做出概括,毕竟这是口袋罪,想要搞你根本不需要你怎么就阐释观点了。当我曾经以扰乱为名封禁It’s gonna be awesome时,我大呼,我操,这简直是教科书一般的扰乱,跟扰乱那指引里面写的例子一模一样,我在封It’s gonna be awesome之前从来没想过有谁真的会照着这个指引违反,之前见过的顶多只能算擦扰乱的边。上面举这个例子,对于新人来说,我想表达的是:维基不是天堂也不是乌托邦。反映在我们的方针里,叫维基百科不是民主试验场。这里是人治,不是法治。从来不是。维基百科的选举中,最重要的两个衡量标准,一是能力;二是人品。Lanwi1在用户页上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大家可以看看。为什么人品如此重要?如果就像我说的,用户查核员和行政员现在不够相互制衡,那管理员八十多号人总能制衡了吧?其实也不完全是。否则我们在衡量候选人时,不会把人品二字放在如此重要的位置上:因为现在公权力不能被充分地制衡。

话虽如此,我没有说在维基上方针不重要,我也没有说在维基上被一帮人钦定说你要封禁了那你就封禁了,永远不得翻身了。——虽然有得是人这么认为,包括很多老编辑。但你要知道,维基百科上层能干活的人,一双手就能查过来——如果不够的话,那就再加一对脚嘛。所以一个小于20人的“裁判团体”来说,用一个国家的司法、检察机关来衡量,是不正确的,也是做不到的。虽然三个人就能建党支部了,但是在一个总共就二三百活跃用户的社群里面,建立上千人乃至上亿人的国家才应该拥有的机构和衡量水准,是不应该的。这只会导致维基百科出现所谓官僚化的问题。从机器人那套审批的手续一直到IRC聊天频道守则,我们一直都在犯这样的错误。这一问题同样体现在维基社群上:为什么英文维基上面想要删条目,可以走三种不同的流程;而中文只有两种(CSDAFD)?因为中文维基不需要。CSD和AFD已经足够把中文维基内部那点需要删掉的条目给很好地解决掉了。

再说回Antigng和脱裤子放屁。Antigng此举又是一例脱裤子放屁:他是管理员,想要封人去VIP举报干什么?直接上手封不就行了么?你封跟别人封有什么区别?

就Antigng本身的行为也很可笑。管理员做错事了,很简单,回退,告诉他你错了,不听的话上互助客栈,如果情况紧急就报元维基除权;如果情况没那么紧急,那就弹劾。但Antigng告诉我们了一项全新的解决方法:封禁。就像燃玉能为了测试把首页给删了一样,就像管理员能顶着全保护继续编辑一样,就像管理员能把过滤器的那一条给删掉一样,同志们可千万别忘了,管理员被封了也是能把自己给解了的呀。如果你说是你Techyan总是做错事——哥们我请你看看Shizhao和Mys 721tx的封禁记录——还有别人,我忘了。这就是所谓脱裤子放屁的新高度:裤子脱了,屁没放。

很多人都知道我跟Antigng的关系不好,不过来这说这脱裤子放屁的问题,真的不是为了裱Antigng的。先稍微总结一下前文:可以自己封的人非得要挂上VIP,怎么,枭首示众么?管理员做错事了怎么办?封掉呗!我也不弹劾,我也不报元维基,就这么跟你玩,也不管我的“制裁”措施到底有没有用,也不管我作为一个跟你同为管理员的另一个用户,到底有没有资格站在制高点上鄙视你的做法。

而今天,让我花一晚上肝完这篇论述的另一个原因,就是几个反对票的意见。有人说,我这是拉票,招募了真人傀儡。我建议抱着这种想法的人参考一下达师Hat600)的第一次选举和第二次选举,让我们共同欣赏,行政员到底是个什么权限,以至于能让第一次投票中的29张反对票变成零。可惜,现在这招不灵了。

同志们,我这叫不愿意沟通?是啊,你们只看到了我在封了人、把封禁日志填好之后就不管了,你们怎么就不看看我是怎么对待新手的?说我不善沟通,最起码我的中文水平足够把话说清楚——你们参考一下Simon 1996的大作。那些成天在QQ上、在telegram上刷着所谓滥权表情包、只在站外的那几个群里对我的行为大放厥词却连个封禁申诉都不肯接受的人是不能理解这种做法的。在这里花了五个多小时打这段论述,对我这次投票,乃至整个维基社群的贡献要比我把这些时间丢给Jasonnn强得多。我可以在封禁It’s gonna be awesome的时候喊这扰乱实在是太教科书了,我也能在后来CU查核证实他清白后给他解封。我这叫不善意推定?我这叫抓着人的小辫子不放?真正在钻牛角尖的人是谁?不懂的沟通交流的是谁?置新手感受于不顾的又是谁?

这段论述不仅是要给在我的这次选举中,善意地投给我反对票的人看的,更是给将来那些询问为什么互助客栈这么乱、谁是爱孟、为什么中国大陆有两个维基用户组的新人看的。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否则我不会花时间去写这么多。在过去的一年里,我跟不少志同道合的朋友开始重整大陆维基百科社群。这次投票中,那些连签名都不知道怎么签的新手,都是这一年里甚至最近两个月带出来的。(对,所以接下来新手教学的方向又要变了。好几个月了连签名都不会,是我失职。)管这些人叫真人傀儡,你这是在骂大陆社群。在经历了几次聚会以及线上讲座之后,我也有很多自己的心得——比如怎么教新手?该先讲哪些后讲哪些?该怎么跟新手在网上沟通?沟通时需要注意哪些问题?——想要写下来。这里面是有门道的。我之前聚会的时候跟别人说过,我很不希望看到新手去IRC或者telegram。因为偶然瞥到IRC上的新手被忽视、被水群和所谓滥权表情包,以及不正确的、不能解决问题的新手教学手段曲解时,我很为QQ群感到欣慰。而最可悲的是,我在抽空写那篇怎么论述之前,先设法挤出来时间写的,居然是讲社群这些陈糠烂谷子的屁事的。

行政员的问题在用户查核员队伍里也同样存在。行政员的不作为、乱作为,我已经在之前论述过了。但行政员的问题在用户查核员中也存在。我在Stang的行政员选举中列举了先前行政员做出的一部分卑劣行径,很快,现在轮到我自己来上用户查核员了。那也是时候来讨论讨论之前的用户查核员们了。

脱裤子放屁的另一典型例子,是Mys 721tx最近在Manchiu的行政员选举留的言。当事人还是我。

应如何处理Techyan使用IP用户逃避监察?(例1例2

嗯。很好。——既然我Techyan都用IP用户逃避监察了,那赶紧封人去啊。滥用匿名用户做出扰乱性行为的,也算滥用傀儡嘛。你说,这也不封,这也不查,就在那摆一句话,我也不知道是来干啥的。我还寻思Mys是查了我的帐号还是怎么的,关键我自己也纳闷,我没用IP他是怎么查出来的?咱就说吧,善意推定——你连查都没查,上去就指控别人滥用IP——这得让人说点啥好。

所以才有人会去写一个论述,叫善意推定佯谬,你告诉别人需要善意推定,那说明你自己也没善意推定。不过我更在乎的,不是菲菇、Mys等(前任)管理员向我们这些相对比较新的新人做出“什么叫善意推定”的示范,而是在自己不善意推定,和别人“不”善意推定时候的双重标准以及疯狂带的节奏。

在上面的例子中,使用不必要的手段去解决问题,就是我所谓的脱裤子放屁。而脱裤子放屁的高级版,是用不正确的手段去解决问题。这叫升华版。

其实到这里,论述写了六千多字,真正的干货不多,反倒是抒发自己感慨的屁话太多了。希望能读到这的各位或多或少地产生点共鸣,以及破坏新手对维基百科最后幻想的。我在这里没爆什么猛料。现在该干正事了。

跟我正好相反的是,广雅范(范)非常会在投票的时候卖乖。而别人也非常配合。比如拒掉所有跟范有关的用户查核请求,等他的第一次解任投票以支持比反对刚好46比46的一票之差刚好没通过后,立刻查出他滥用多重账户——一个巨大的污点。如果早查出来的话那根本不用等到半年后开第二次弹劾案。自己翻存档。都在那挂着呢。从他身上,外加我这次选举,咱能学到个经验:多做多错,少做少错,不做那就不错了。

去年有个所谓的查核员——不知真假——来互助客栈留言,然后很快地被监督掉。这件事导致有人(好像是Cwek吧,不好意思忘了)去提请全域复查本地所有的用户查核。鬼知道怎么回事。

而最有意思的,是雾岛圣封禁日志——

2017年10月6日 (五) 09:00 Manchiu(讨论 | 贡献 | 封禁)解封了霧島聖(讨论 | 贡献) (指控管理員屬某用戶真人傀儡屬嚴重指控,目前沒有見到查封管理員對封禁應有之解釋。見Special:Diff/46464903。撤銷查封。)

2017年10月6日 (五) 08:19 AddisWang(讨论 | 贡献 | 封禁)封禁了霧島聖(讨论 | 贡献),到期时间为不限期 (账户创建停用) (恢复Mys is721tx的封禁决定。管理员再遭到封禁后,请通过封禁申诉解决,而不要动用自己的管理员权限解封自己。“管理员不应该在一项事宜中使用普通用户和管理员的双重身份,而应该要么…) (解封 | 更改封禁)

2017年10月6日 (五) 07:43 霧島聖(讨论 | 贡献 | 封禁)解封了霧島聖(讨论 | 贡献) (非傀儡,真是够了)

2017年10月6日 (五) 07:32 Mys 721tx(讨论 | 贡献 | 封禁)封禁了霧島聖(讨论 | 贡献),到期时间为不限期 (账户创建停用) (確認為傀儡或真人傀儡:守望者爱孟) (解封 | 更改封禁)

日志别忘了得从下往上看。这几个管理员和查核员真会玩。并且别忘了前面提到的脱裤子放屁问题:雾岛自己把自己给解了。

我深刻地意识到,我没把这投票里面所有投反对的都给按真人傀儡给封了,是我太仁慈了。

 

2017年10月6日 (五) 08:19 AddisWang(讨论 | 贡献 | 封禁)封禁了霧島聖(讨论 | 贡献),到期时间为不限期 (账户创建停用) (恢复Mys is721tx的封禁决定。管理员再遭到封禁后,请通过封禁申诉解决,而不要动用自己的管理员权限解封自己。“管理员不应该在一项事宜中使用普通用户和管理员的双重身份,而应该要么…) (解封 | 更改封禁)

2015年11月20日 (五) 03:35 AddisWang(讨论 | 贡献 | 封禁)解封了人神之间(讨论 | 贡献) (封禁理由已失效)

2015年11月19日 (四) 13:54 AddisWang(讨论 | 贡献 | 封禁)将人神之间(讨论 | 贡献)的封禁设置更改为持续时间不限期 (账户创建停用、自动封禁停用、不能编辑自己的讨论页) (adjust) (解封 | 更改封禁)

我们再看一下AddisWang同志的管理员操作记录。在2017年10月6日突然出来把雾岛圣给封了第二次之前,上一次的管理员操作在整整两年前。

——我就不做过分解读了。省得刚说我要善意推定,这就不推了。也希望大家不要忘记善意推定了哦!千万别忘了哦~要不然的话小心RFA的时候给你投反对哦~~

这日志大家都可以查。欢迎。查完之后自己推定。别往恶意了推就行。我就是日志的搬运工。

说真的,我可以跟新手无限制地善意推定下去。但是对于一些甚至都早就应该把善意推定的方针倒着背下来的人来说——

我们也是要善意推定的嘛。

所以曾经有一次和平奋斗救地球选查核员,我刚开始反对,后来就想支持他了。我当时甚至说过,来个人,只要比较靠谱,想要上我全都支持。只要能多哪怕一个人也好。

当然我这里没有吹捧我自己的意思,也没有说我上去了就一定会改变这情况如何如何。东西已经放在这了,大家既然都长脑子了就自己想。

可能到这还有点想说的,不过我先写到这。这几千字的论述更像是管理员选举前的三个必答问题。所以放在投票最前面。

那些自始至终煽风点火的人,大家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谁在背后默默建设社群的,大家也都知道——我可没只讲大陆,香港和台湾也是如此。

–Techyan(留言) 2018年3月22日 (四) 15:11 (UTC)

作者: 云间守望

我喜欢瀫水的波澜,也喜欢黄浦江的宁静。先祖的荣光,永远不会自动荫泽后代,必须要靠自己的努力、历史的进程。虽然故乡早已回不去了,她却留给我无改之乡音,也曾遗我以念想。 我喜欢我所在的这座城市。我生于斯、长于斯;我努力了解这里,试着为这座城市的主旋律和声,学会与她同呼吸、共命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