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去干嘛了

这世界上唯一不变的恐怕就是一个变字。最近消失了很长很长一段时间(接近一年多),我估计大家都把我忘了,也罢,交代一下我最近干嘛了。

先是,我初中的一位语文老师被教育局重新调查,确定不存在医闹行为。我心里还是有些复杂,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但我只想到白居易一句话:“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我居然又回头看某知名作家六六说了些什么,就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

我现在在上海南部郊区一个非常偏僻的地方读书。心里偶尔有不甘,但我依然在努力让自己静下心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以及更加重要的事情,而将自己从琐事中抽离出来。或许这样子,才是我想要的生活。

最近我走访了一些附近的文物点(见《华亭古海塘》),感受到历史的重要性。历史的印记在时代的车轮下不断被磨灭,如果人类失去了历史,又和动物有什么区别?

——或许人类,也只是会思考的芦苇罢了。

丧钟为他而鸣——致已经逝去的煤矿区

把传送着的皮带都关上
铁道边尚残留铿锵的余响
浴室的蒸汽里弥漫着黄色的光亮
灰色的小山头边 民歌轻吟低唱

纵春风吹来 吹不绿黑褐遍地
踏着单车的男人 可能永不回来
烟囱里的白烟 多少悲欢离合
桑梓杂草之间 掩盖多少墓碑

她曾是我的故乡 我母亲的胸怀
她曾经是我生长的地方 生命的全部
她曾经年轻 或许貌美如花
——但是如今 丧钟为她而鸣

他曾是噬人的魔 他曾是邪恶的鬼
他曾经遭人痛恨和排斥 令人伤心和厌弃
他或是挑战者的乐园 也曾是淘金者的地狱
——如今 丧钟为他而鸣

一江白水 无语北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