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云间守望

对“逮捕中心主义”刑事诉讼制度的思考

据我极为浅薄的认知,我国的刑事诉讼里,是以羁押为常态,取保为例外,刑事诉讼法里也只是规定在特定情况下“可以”取保候审。由此我们可以看出,中国的刑事诉讼制度实际上呈现出了“逮捕中心主义”的特点。

笔者需要指出的是,尽管长期羁押可能有利于检察机关和公安机关收集证据及防止逃跑,但很多犯罪往往并没有对人身的显著危害性,羁押的必要性并不大。同时,无论是长期羁押本身,还是以此为手段迫使犯罪嫌疑人做出对自己不利的供述,对人权显然是严重的减损。仅仅从上面两条就可以看出,以羁押作为惯例的“逮捕中心主义”是有待商榷的。

在公检部门一次次延长羁押进行侦查的同时,司法系统往往无法抵挡住长期羁押带来的压力。试想:羁押这么久了,你让法院判无罪或者不予刑事处罚,或者由检察院出面做出不起诉决定,或者由公安机关撤案,往往就要面对国家赔偿。并且,国家赔偿类似“认错”,也会对司法公信力产生很大的冲击。检察院、法院、公安的内部的工作人员,也可能会面临问责。

——于是,很多案件到了刑事拘留这一步,就不能再回头了。如果案件进入了最后的起诉阶段,为了避免国家赔偿的出现,面对一些可判可不判的案件,法官所判的刑期,通常只会大于或等于羁押时间,这就是所谓的“实报实销”。

我年纪尚青,也不知是谁想出了这种“实报实销”的做法的。但我猜测,不想承担相应责任,是原因之一。羁押为常态,显然是应该改的;“实报实销”这种情况,也是应该避免的。但如果“逮捕中心主义”和“一押到底”一日不改,则最后压力还是会传导到法官和法院身上,又怎么谈改变“实报实销”的现状呢。

本文中的“逮捕中心主义”一语,出自王彪《刑事诉讼中的“逮捕中心主义”现象评析》,载《中国刑事法杂志》2014年第2期;“实报实销”一语,出自吴丹红《刑罚的“实报实销”》,载《人民检察》2009年第13期;“一押到底”,出自林喜芬《解读中国刑事审前羁押实践——一个比较法实证的分析》,载《武汉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7年第6卷。

云间守望

我喜欢瀫水的波澜,也喜欢黄浦江的宁静。我想念自己的家乡,也喜欢我所在的这座城市。我生于斯、长于斯,愿与之同呼吸、共命运。

发表评论

点击“发布评论”,您确认评论内容遵守本站《评论政策》,并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授权他人使用。本站将在审核您的评论后,决定是否公开发表该评论。此外,本站使用Akismet插件处理垃圾评论,请务必了解Akismet的隐私政策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