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版社会保障卡

新的第三代社保卡“到货”了。——其实6月初的时候,这张卡已经到了。但直到那间上海不放假大学放暑假的时候,我才回到家,而装着新社保卡的信封已经被放在自己的桌子上。因为一些阴差阳错,我至今还没能开通这张卡,但我觉得可以说说这张卡的来龙去脉。

上海市人口管理办公室网站上申请的时候,我并没有抱任何期望。学校方面给了回复,上海的大学生社保报销手续均通过学校财务室办理,不直接交给社保局,因此社保局会在我录取当年年底自动注销我的社保卡。为了避免麻烦起见,当年年底前,我在市中心某三级专科医院刷卡看了几次病,以免未来学校不给我开转诊该医院的单子——事后证明,我还真的没想多。

到了第二年,这张老的第一代社保卡就进入了“历史废纸堆”。然而卡的主人却还是疾病缠身。尽管大病没有,但小病一堆。学校指定的某所谓“三甲”区中心医院可没少跑。然而,医院的门诊大厅当时并不支持支付宝、微信等电子支付,这让我大伤脑筋。尤其是当自己没带够现金要替他付钱的时候,和收费处的大妈说如何使用手机银联闪付在POS机付账,都是各种麻烦。

2018年底,我在新闻上看见上海将发放带有金融功能的社保卡,直接从第一代跃进到第三代。当时,上海市只开放了中小学、幼儿园和退休人员的在线、线下申请,并不包括具有上海户籍的大学生。这么拖,就一直拖到了六月。

当我又跑了一趟区中心医院,发现医院已经支持了微信和支付宝,但排队时前面多个人支付都碰到了或多或少的问题,倒还不如和收费处大妈说要刷银行卡。于是,我才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去人口办网站申请了一张新社保卡,但也仅仅是为了满足挂号和支付卡合一的需求。于是就有了后来发生的各种事情。

至于我为啥到现在都没开通,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话说鉴于自己的身份证照片太丑,我在派出所申请了身份证换发,然后立刻前往某银行申请激活。然后,自动机就拒绝了我的请求。我让保安取了一个号,成功引起了大堂经理的注意。按她的说法,是银行系统在公安网查询到我更换了证件,需要我出示新身份证,否则不予办理开户手续。于是我现在依然在家,等着EMS再给我寄一份新身份证来。至于拿到了新身份证是否能开通我的新社保卡,就还得看社保局的想法了。

当然这个开通过程有个小插曲。当我在银行大厅,面对着只有身份证和磁条刷卡器的取号机,问保安如何操作。这时,他猛地拿走我的社保卡,对着刷卡器就是一刷——事后我查了人民银行、人社部联合发布的一份文件(银发〔2010〕348号)才知道,这是因为卡片正面下方加载了隐蔽磁条。自从我2011年在儿科医院意外刷坏一张磁条医保卡后,我再也没碰到过这种带磁条的社保卡,这大概也算是一种循环。

发表评论

点击“发布评论”,您确认评论内容遵守本站《评论政策》,并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授权他人使用。此外,本站使用Akismet插件处理垃圾评论,点击此链接来了解Akismet的隐私政策。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