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兴岛定海大桥(云间守望,CC BY-SA 3.0 CN)

复兴岛

2019年1月25日,带着几分好奇,我乘坐地铁走进了略显神秘的复兴岛。

复兴岛,是上海市中心唯一的内陆岛;而这个世界上,本没有复兴岛。复兴岛的兴建得从《辛丑条约》说起。该条约签署之后,成立了开浚黄浦工程管理总局,以荷兰人奈格为总营造司。宣统二年,清政府撤销了该机构,并另设善后养工局作为临时机构。民国成立后,改养工局为浚浦局,并和列强签订章程,决定疏浚黄浦江,并将周家嘴浅滩填筑为人工岛——周家嘴岛。该岛于1924年正式开工,1933年终于彻底填筑完成,面积1.133平方公里。

1927年1月,浚浦局向政府盘下了周家嘴岛这块滩地。为了充分利用这个岛,于是浚浦局在岛的南侧建设了定海路桥,同年12月份竣工,花费7万块大洋。该桥是下承式钢筋混凝土系杆拱桥,跨径30.48米,下方是1925年开掘的周家嘴运河,连接岛屿和浦西,河中不设桥墩,也曾是周家嘴岛连接陆地的唯一车行通道。

到了抗日战争时期,日军占领并封锁了这座岛屿,赶走了岛上的职工,并征用了岛上设施,将岛更名为定海岛——甚至一度将其叫做“昭和岛”。上海鱼市场等设施被迫关闭,大中华造船机器厂也被强征为军械修理厂,1930年建设的浚浦局体育会更被挪为日军的娱乐用途,并改建为日式庭院,这也是为何体育会园林被改造成复兴岛公园后,依然遍植樱花的原因。1945年,国民党军队收回后,设收复纪念碑一座,并将岛屿更名复兴岛——纪念碑已经在文革中被毁,只留下了底座,现以一块新的纪念石代替。

复兴岛曾经也是蒋介石在上海的最后落脚地。1949年4月27日,蒋介石乘坐军队舰艇到达复兴岛,下榻于原浚浦局的职员俱乐部大楼——“白庐”。虽然曾一度移驻励志社(今瑞金宾馆),但因解放军的攻势,蒋介石出于安全考虑搬回白庐居住,并在此岛登船前往舟山,从此再未回到大陆。

 

沪东中华造船公司
沪东中华造船公司

复兴岛建国后也曾长期做为上海重要的军工基地。还记得刚才提到的大中华造船机器厂么?这家造船厂曾经造出了中国第一艘破冰船“天行”号。1953年,该厂被公私合营;2001年,该厂和沪东船厂合并,成为沪东中华造船集团。该厂曾经为中国海军和其他国家的海军建造了诸多的舰艇,并研制了导弹护卫舰、综合登陆舰、电子侦察船、远洋综合补给舰等舰船。而在民用领域,沪东中华也掌握了如LNG加注船等高端船舶的制造工艺,走在世界前列。

但复兴岛的建设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复兴岛已经通地铁了,这值得欢欣鼓舞好一阵子,然而,对于车辆进出来说,复兴岛依然不方便。定海路桥和海安路桥虽然都能用,但其实都是双向单车道——前者勉强宽一些,但没有信号灯控制,存在一定的安全风险;而后者则需要靠信号灯来维持双向通行。2010年,市政部门从江浦路入手,打算从军工路拉一条大桥过去,结果只动工了一个桥头,便8年没有再动过——据说是岛上军队没有协调好,这成为了一个死结,直到12号线地铁从同等线位穿过,才算勉强有了个替代。与此同时,岛上的通宵轮渡也停止了(见《上海市轮渡的一些问题》),浦西行人夜间前往浦东也从此变得更加困难了。

政府部门似乎打算对复兴岛进行产业结构调整,准备大干一场——走在岛上,到处都能看到有崭新的标语牌,写着“综合整治领导小组”的字样,估计是真的考察并梳理过。但或许是因为较多的历史因素和复杂的岛内环境,这块宝地一时半会也难以被充分利用,规划部门将其打入“冷宫”,作为“战略留白”处理。而正因复兴岛上有众多仓库、码头、船坞、低矮的居民建筑,从而有了脏、乱、差的问题,一时半会政府部门也难以解决。但我相信,富有历史底蕴的复兴岛一定会发展的更加好,她的前景一定是光明的。

(特别说明:本文图片并不完全,复兴岛有很多地方虽然没有注明不能拍照,但如果拍摄则违反国家安全相关法律,故恕未拍摄也无法发布,敬请见谅。)

发布者

云间守望

我喜欢瀫水的波澜,也喜欢黄浦江的宁静。我想念自己的家乡,也喜欢我所在的这座城市。我生于斯、长于斯,愿与之同呼吸、共命运。

发表评论

点击“发布评论”,您确认评论内容遵守本站《评论政策》,并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授权他人使用。此外,本站使用Akismet插件处理垃圾评论,点击此链接来了解Akismet的隐私政策。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