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和红色的映山红交相辉映(云间守望,CC BY-SA 3.0 CN)

映山红

杜鹃花,因杜宇啼血的典故而得名,以红色为多。每到仲春,红色漫山遍野,故又有了一个诨名,叫映山红。但没人规定映山红必须是红色的——实际上也有白色的,也有红白相间的颜色。懂一些生物学的人会将之归结为多组基因表达的作用,但不知道的人又会觉得稀奇,并觉得物以稀为贵了。

学校里的东西主干道上种了诸多映山红,大多处在人行道和车行道之间,颇为玲珑,也分外可爱。外面进来玩的村民,带着他们的小孩,小孩看着低矮的灌木,长着如此艳丽的花,总想攀下几支来。加之车流人流往来期间,花饱受摧残,一场雨下去,花终于撑不住了,离开了枝头,凋谢了。

那是一个周一,我上早课。从实验楼走回,我的白大褂还没脱下,就走到了落花旁边。我不知道如何留下这种惋惜——毕竟,它们曾经绽放过,却又如此过早凋零。他们的尸体或落在柏油马路上,或落在砖块堆叠起来的人行路上,被不断地碾压过去,就像被甩在了年代之后。我于是写下这段文字,作为一篇日记。

2019年4月25日夜

发布者

云间守望

我喜欢瀫水的波澜,也喜欢黄浦江的宁静。我想念自己的家乡,也喜欢我所在的这座城市。我生于斯、长于斯,愿与之同呼吸、共命运。

《映山红》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发布评论”,您确认评论内容遵守本站《评论政策》,并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授权他人使用。此外,本站使用Akismet插件处理垃圾评论,点击此链接来了解Akismet的隐私政策。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