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轮渡的一些问题

在下有感于上海市轮渡的一些问题,故专门写一篇文章来讲述。阅读本文时,建议对照在线版的上海地图,以便查找对应的地理位置。

没有通宵航线

定海桥轮渡站

2015年12月底,最后一条通宵运行的航线——金定线(金桥—定海桥)正式减短运行时间,上海市轮渡自此彻底停止夜间轮渡服务。但这就意味着,上海市在每日夜间22时30分后,直到翌日5时30分前,骑非机动车过江者,几乎无合法之路可走。于是,非机动车过江要走哪里呢?

轮渡刚结束的时候,岛上的地铁往浦东的列车服务还远远没有结束,但是电单车不能上地铁,这个想法就此作罢。如果是轻便的折叠式电单车,折叠起来当行李,走到军工路去乘夜宵公交车就行了——虽然夜宵公交车也在萎缩,并不好等就是了。但如果是要去夜宵车到不了的地方,难道在定海桥头过夜?那估计会被复兴岛上的部队当细作。

于是,非机动车的唯一选择,是冒着生命危险,闯大桥,钻隧道。无论是杨浦大桥,还是军工路隧道,非机动车都只能往这开。驾驶者们不是不惜命,他们这么做,只为了回家睡一觉。

费用不再亲民

上海市轮渡金陵东路渡口,位于外滩黄金地段。该渡口开行往东昌路渡口的东金线轮渡,而东金线也是上海市轮渡系统内效益最高的轮渡线路。该渡口的渡船只搭载行人,票价2元。值得注意的是,门口专门有一个票价2元的提示,是为了防止黑导游拿轮渡筹码卖高价欺骗外地游客。

自闵浦二桥下方的西闵线轮渡开始,从上游到下游,黄浦江上一共保留了19条轮渡线路,而且大部分都接受非机动车。诚然,非机动车本可以有更好的、更安全的通行方式。但每次乘坐虹桥枢纽5路车过闵浦大桥去南桥镇的时候,我都能看见很多的非机动车拼命往大桥上冲,无视大桥不许非机动车通行的禁令。

2013年7月1日,西闵线停止普通船(非空调船)运营,改为全空调船运营。2018年1月28日,最后一班普通船收班。从此,上海市轮渡系统的普通船退出历史舞台。

对于乘客来说,空调船的票价是难以接受的。大部分人骑电动车,本就是为了省钱,乘坐轮渡,是在给他们本就不易的生活增添极大的经济负担。交通参与者们冒着生命危险闯入机动车专用道,只为了省一点点钱,想来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票价和亏损

上文提到,对于交通参与者来说,轮渡并不算便宜。

如果我们算起经济账,便需要回想普通船时代。2002年以来,行人票价只要1元,非机动车1.8元,摩托车2元。升级为空调船后,行人2元,非机动车2.8元,助动车3元,摩托车4元。虽然有着每日第二次乘坐优惠1元的措施,也有着特殊的计次优惠,但当年八九块就能买一张月票的年代,当然是回不去了。

回过头来看市轮渡公司,将票价提高到这样的水平背后,依然是无法包圆的亏损。上海市轮渡的客流量曾达每日百万次,现今则是连年萎缩——在其他交通方式不断发达的今日,乘坐轮渡的需求只会逐渐减少,这是无可争议的。而上海市轮渡的工作人员曾向媒体透露,非机动车是轮渡主要客流,除东金线外,乘坐其他航线的非机动车客流占客流量的70%至80%左右;如果以每艘船乘坐35个行人或24辆非机动车计算,空调船的票价刚刚保本。

现实是残酷的。市轮渡确实没法保证每艘船都能像东金线这样装人,更不可能像隔壁浦江观光公司一样,收上每人100块钱的船票钱。而位于外滩、陆家嘴之间的东金线,其盈利对于上海市轮渡而言,也是无法填平亏损的。

渡口不再密集

原本,在西闵线的更上游,还存在着多个黄浦江(横潦泾)渡口,但或因安全原因、或因客流稀少,已经全部停运。而自2010年上海世博会闭幕后,原世博园区内的四条交通轮渡就一直没有恢复。郊区和市区的轮渡不断萎缩,一方面是公路、地铁的发达使客流不断减少,一方面则是市政建设占用了宝贵的岸线,让渡口迟迟不能恢复。对于行人来说,不是到处都能找到公交车,也不是到处都能找到地铁。

面对过去的内河航运传统,面向非机动车越江通行的刚需,展望上海市轮渡的未来。公共交通轮渡如何满足公益性需求,并平衡效益和便捷度,将是一个长期的课题。

发布者:云间守望

我喜欢瀫水的波澜,也喜欢黄浦江的宁静。我想念自己的家乡,也喜欢我所在的这座城市。我生于斯、长于斯,愿与之同呼吸、共命运。

留下评论

点击“发布评论”,您确认评论内容遵守本站《评论政策》,并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授权他人使用。此外,本站使用Akismet插件处理垃圾评论,点击此链接来了解Akismet的隐私政策。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