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钟为他而鸣——致已经逝去的煤矿区

把传送着的皮带都关上
铁道边尚残留铿锵的余响
浴室的蒸汽里弥漫着黄色的光亮
灰色的小山头边 民歌轻吟低唱

纵春风吹来 吹不绿黑褐遍地
踏着单车的男人 可能永不回来
烟囱里的白烟 多少悲欢离合
桑梓杂草之间 掩盖多少墓碑

她曾是我的故乡 我母亲的胸怀
她曾经是我生长的地方 生命的全部
她曾经年轻 或许貌美如花
——但是如今 丧钟为她而鸣

他曾是噬人的魔 他曾是邪恶的鬼
他曾经遭人痛恨和排斥 令人伤心和厌弃
他或是挑战者的乐园 也曾是淘金者的地狱
——如今 丧钟为他而鸣

一江白水 无语北去

发布者

云间守望

我喜欢瀫水的波澜,也喜欢黄浦江的宁静。先祖的荣光,永远不会自动荫泽后代,必须要靠自己的努力、历史的进程。虽然故乡早已回不去了,她却留给我无改之乡音,也曾遗我以念想。 我喜欢我所在的这座城市。我生于斯、长于斯;我努力了解这里,试着为这座城市的主旋律和声,学会与她同呼吸、共命运。

《丧钟为他而鸣——致已经逝去的煤矿区》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点击“发布评论”,您确认评论内容遵守本站评论政策,并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授权他人使用。
本站点使用Akismet插件处理垃圾评论,点击此链接来了解Akismet的隐私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