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挫骨扬灰

天底下没有新鲜事。如果我对于一个人的立场不满乃至反对,我可以选择无视。

但问题是,我现在听说,有一个人为了彻底辩倒他的对方辩手,乘着对方一辩刚刚讲完立场陈述,便将对方一闷棍下去,拖到不知何处,死了还要挫骨扬灰洒向远方。

我想不出什么比这个更加残忍的了,心凉透了。

作者: 云间守望

我喜欢瀫水的波澜,也喜欢黄浦江的宁静。先祖的荣光,永远不会自动荫泽后代,必须要靠自己的努力、历史的进程。虽然故乡早已回不去了,她却留给我无改之乡音,也曾遗我以念想。 我喜欢我所在的这座城市。我生于斯、长于斯;我努力了解这里,试着为这座城市的主旋律和声,学会与她同呼吸、共命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